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你就是一塊雙面膠

身在大環境包裹下的職場中的你,不妨把自己武裝成一塊雙面膠,粘住那些你曾夢想過的對於職場內外的期望,並且把他們對你的期望逐一兌現。

  雙面膠能把兩個彼此分離的東西粘貼住,使之成為一個整體。恰恰是這不起眼的雙面膠,讓兩個事物的相互吻合成為一種可能,而且在這個過程中,自身得以物盡其用。

  職場中的我們就像是塊雙面膠,不斷與外界對我們的期望進行博弈。我們無力直接改變來自公司或朋友等第三方的期望值,惟有調整自身的能量狀態,使三者發生良性的連動。

  如果不是安羽戰戰兢兢地在MSN上把"久未謀面了,你還好麼?"這幾個字發給趙文,恐怕她倆依舊是兩條平行線。兩人約定到一家相去不遠的咖啡小店一聚。寒暄、落座,兩人分別要了杯卡布其諾,咖啡仿佛把兩人之間的隔閡速溶掉,感情回暖。

  安羽和趙文三年前從一所知名的財經大學畢業後,在A公司財務部供職。安羽從基本的出納做起,工作事無巨細;趙文出色的溝通能力使其在工作伊始嶄露頭角。公司財務部以不動產向銀行申請抵押貸款時,趙文負責"遊說"工作,終於拿下了銀行這個難啃的骨頭,成功申請到用於企業發展的資金。

  兩人的隔閡出現在趙文被任命為財務部經理之後。表面的笑臉掩飾不住安羽內心的落差。工作起來趙文明顯呈現出超然於朋友之外的強勢。此次人事調動之後,倆人關係一反常態,漸行漸遠,行同陌路。

  兩人的關係出現裂痕之後,安羽百般思量,決定跳槽。B會計師事務所就是她著陸的第二站。安羽只用了兩年的時間就考下了CPA,在專案小組中脫穎而出,被任命為專案經理,帶領Team為上市公司做內審以及報表披露。但以往失去朋友的事實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陰影,她總習慣獨來獨往,與同事溝通很少。平時外出審計少則十天,多則兩三個月,與自己的小組成員、對方公司的財務人員在一起摸爬滾打,這使得安羽有些心力交瘁。

  趙文聽罷也是無奈地搖搖頭,說道:其實我的日子也不好過啊!

  安羽跳槽後不久,公司財務部出現了一次集體跳槽的人事地震,財務總監和旗下的幾名骨幹成員跳槽到行業內有競爭關係的企業。一時間公司財務運作陷入癱瘓。不久,公司新聘入一名財務總監和數位員工。大概是那次集體跳槽事件波動的振幅太大,公司高層對財務部的老員工表現出不信任。在進退維谷的時刻,趙文決定臥槽。雖然保住了自己的崗位,但受到人事地震餘震的影響以及業務能力上的疲軟使她很難滿足新任上司的要求。

  更加棘手的問題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媽媽為趙文親手策劃了很多相親活動,經常把週末占得滿滿當當,有時候一天跟趕場似地要跑好幾個約會場所,週末得不到放鬆,使得她一周工作起來身心俱疲。

  傾訴過程中,兩人不約而同注意到桌旁書架上陳列的查克·馬丁的《咖啡》。大意是:不妨用一杯咖啡的時間,把自己完全抽離於職場,設計一個方案,去"找到它,改變它,傳遞它"。

  圈子不是圈套,人脈需要梳理

  成為雙面膠的條件之一:整合。

  安羽和趙文都在人際關係上出現了問題。一個是不能很好地與公司同事和客戶進行溝通,一個是迫於家庭的壓力,把本該是浪漫的愛情演繹成疲勞的奔波。其實,這些問題都是拜三方期望值的變動所賜。

  工作一段時間之後,三方期望值就會漸漸發生變化。趙文被提拔為財務經理後,公司對兩人的期望值不再對等,安羽若以為公司還會對她倆一視同仁,那就大錯特錯了。

  再看趙文,在財務部出現人事地震之後,自己在公司的重要性受到威脅,公司期望值降低。她沒有及時去扭轉局面,也沒有和朋友家人取得溝通,這就會在職場外部造成資訊失真:家人朋友都還以為她是公司的紅人,有可觀的收入,沒有男朋友顯然與她的職場狀態不相符。如此,惡性循環,職場就有可能變成屠場了。

  簡化職場關係。只要存在經濟利益,朋友關係就不再單純。所以,不妨在職場中與人相處時保持一種"生意心態",大家為一個目標而共同努力,心情就會平和很多。

  清理人際關係。如果是像趙文這樣公司內外應酬較多、分身乏術的經理人,可以把認為在"與自身的關係"和"對自己有用性"兩方面都是雞肋的人員剔除出自己的圈子,然後劃一個二維的象限,劃分出優先等級。

  職場內外的人際關係得以梳理,作為雙面膠的你,負荷就會減小,也就感覺到輕鬆很多。

  跳槽不是跳板,臥槽也不是臥軌

  成為雙面膠的條件之二:變通。

  選擇臥槽或者跳槽,都無可厚非。關鍵是機會成本高低,我們選擇是跳,還是留,只是一種試圖去改變某種"勢"的途徑和手段,尋得一個新的平衡點。

  跳槽不是跳板。一個人的職業發展是不可逆的,只能盡力在自己營造的新的道路上繼續向前,不要指望能一跳沖天。比如安羽,跳槽之後,她把自己的專業水準提升到一定高度。一旦她走出了曾經的心理陰霾,三方期望值就會達到一個新的平衡,成功也就指日可待了。

  臥槽當然不是臥軌,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臥槽並不是說三方期望值一直會維持原有的平衡,只是一個人事地震就輕易地改變了它。如果趙文能與家人朋友進行很好地溝通,使外部期望值降低一些,簡化無用的人際關係,那麼就會有更多的時間被利用到提升自身素質之中,從而帶動公司對她期望值的二次提升。這其中最核心的一點是:怎樣使自己具備充分的職業勝任力。

  作為雙面膠的你,很有可能存在某些東西,它們不在你的粘性勝任範圍之內。那麼我們就要試圖增強我們的粘性,不斷嘗試,或者找到新的"獵物",並且粘住它。

  相容的,才是最好的

  成為雙面膠的條件之三:相容。

  我們窮盡各種方法拓展人脈,搜腸刮肚找尋與公司員工、合作夥伴、客戶、朋友、家人和諧相處的辦法;我們在職場中臥槽、跳槽、圍槽觀望,其實就是想找到一條阻力最小的路線,去經營我們的期望,使之與兩方外部期望值相互相容。

  當安羽和趙文把自己調整到正軌之後,她們各自引發的三方期望值就會趨於和諧,工作和生活會變得輕鬆愉快。那麼,她倆之間就沒有朋友可做,沒有辦法實現小範圍的相容了麼?答案是否定的。安羽跳槽到事務所後,原有的人際關係可以被整合後重新利用,況且她們還在同一個圈子裏生存、工作,很可能日後就成為合作夥伴或者客戶關係。所以她們依然是朋友,是建立在利益雙贏基礎之上思想更加成熟的朋友。

  我們不是相互獨立的,如果能彼此相容,就會實現一個期望值的疊加,你的"粘性"也就越強。
返回列表